特色鲜明、全省一流的高水平职业院校

我和我的祖国主题征文

您的位置:

霍庆芳——根


宣传统战部  霍庆芳


我在寻找自己的根,究竟是中国的东北?还是祖国的江南?追根溯源,我的家是棵枝繁叶茂的大树,我的根深深地植入于中国这块沃土之中,无论在东北、还是西北,无论是江南还是江北,这里是我的家、我的根,我的父母是我的国,兄弟姐妹就是我的家......

我从未回到所谓的老家,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,老家的模样也只是零星听母亲讲过。母亲曾去过父亲的老家,而恰巧那年冬天雪下得很大,母亲说雪厚的足有80厘米,一家人暖暖地过着东北人特有的猪肉炖酸菜粉条的日子,对于生长在南方的母亲来讲,那场东北的大雪没有给母亲带来烦躁,却使母亲获得了一生难以忘却的记忆。母亲说:父亲的东北,它有痛,痛得撕心裂肺;它有爱,爱得铭心刻骨;它有伤,伤的体无完肤;它的脉搏,激荡着一条不息的大河;它的傲骨,锻铸的城墙坚不可摧,东北是我们美丽祖国的一部分,是父亲生长的地方。每每提及父亲的老家,母亲说她喜欢50多年前的那场飞飞扬扬的大雪。

东北厚厚的积雪,东北浓浓的乡音,东北的猪肉炖粉条酸菜,大自然赋予东北人豪放的秉性,在我的想象中研磨成了老家。

老家的感觉特别遥远。满满的黑土,满满的松花江,满满地飘扬的雪花,小小的我融入在满满的老家。是东北给予我生命,是东北赋予了我豪爽的性格,是东北注入了我鲜活的血液,更是父亲老家的模样使我魂牵梦绕。

在父亲的老家,我想父亲了。

没有天哪有地,没有地哪有家,没有家哪有你,没有你哪有我......

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,毛泽东主席用他那带着湖南口音的洪亮声音,向全世界庄严而兴奋地宣布:“同胞们!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本日成立了!” 在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雄壮旋律中,新中国第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。全场肃立,向国旗行注目礼。广场上,五十四门礼炮齐鸣二十八响,象征着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艰苦奋斗二十八年的光辉历程。那年,我年轻的父亲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一名英武的解放军战士,他和他的战友们浴血奋战,终于迎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,此时此刻他和战友们在伟人“人民万岁!”的回应中慷慨激昂,父亲们时刻准备着为党、为人民、为建设新中国奉献自己的一生!

父亲随着解放全中国的礼炮,伴着建设大西北的脚步,义无反顾地来到了大西北,成为新中国第一代开拓者,工作、生活环境条件异常艰苦,“满山骆驼草,麻蛇遍地跑,风吹石头动,河沟汽车跑。”山上没有树木,全部是灰蒙蒙的骆驼草,一年四季没有色彩变化,麻蛇(蜥蜴)特别多,春天风沙大,刮得小石头满地滚动,打在脸上生疼。父亲们住“干打垒”、帐篷、窑洞,条件虽然艰苦,可对新中国的建设充满了信心,对党的忠诚坚定不移,对艰苦的生活环境始终保持乐观精神。

1956年12月31日,凤凰山上“惊天一爆”雕塑中国唯一以金属命名的重工业城市——白银市。我国第一座现代化铜硫大型联合企业横空出世,不仅创造出了有色金属工业建设史上的奇迹,更在这之后创造了连续18年铜硫产量、产值、利税雄踞全国首位的辉煌!在大西北的土壤里,洒下了父亲的汗水,矗立着父亲不朽的丰碑,也留下了他的儿和女。

家,让我日思夜想,那饱满的大豆只有在小说中嗅嗅它的醇香;那火红的高粱只有在电影里让它炽烈地燃烧;那涓涓不息的松花江水只有在我的血液里奔腾千里;那厚厚堆积的白雪,又怎能堆积得了我对家乡的爱恋;那辽阔的黑土地啊,也只有在我的灵魂中种下对家乡思念的根!站在父亲的土地上,催生出一丝悲凉,仰望属于父亲的天空,属于父亲的大地,属于父亲的松花江,而父亲却没有在这片天空中划过他人生的轨迹,也没有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他的落叶,从他扛起枪的那天,父亲再也没有见过这里的白山黑水,再也没有吃过这里的大豆高粱,再也没有喝过松花江流淌不息的河水。父亲的枯叶早已飘落在大西北的黄土高坡上,根却依然扎在东北老家。望着宽阔流长的松花江,我的泪水延绵不断,不知松花江能否接纳我的泪水?在把父亲永远地埋在黄土高坡这块土地上时,我彻底被“家”这个牵肠挂肚的词刺伤了,我的目光痴痴地停留掩埋父亲的这块墓地,默默地对自己说:将来等我死后,就埋在父亲的身旁,和父亲在一起,父亲在哪里,哪里就是我的家,哪里就是我的根;生于斯,长于斯,终将埋于斯。

母亲在她白发苍苍的岁月里,依旧能哼唱那首《毕业歌》:

同学们,大家起来, 
担负起天下的兴亡! 
听吧,满耳是大众的嗟伤! 
看吧,一年年国土的沦丧! 
我们是要选择“战”还是“降”? 
我们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场, 
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! 
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, 
明天是社会的栋梁; 
我们今天是弦歌在一堂, 
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! 
巨浪,巨浪,不断地增涨! 
同学们!同学们! 
快拿出力量, 
担负起天下的兴亡!

我见过母亲年轻时的黑白照片。年轻时的母亲可以用“大家闺秀”和“窈窕淑女”来形容,照片上的母亲身穿侧面开叉旗袍,脚着一双粗跟的高跟鞋,齐耳的短发显示出母亲的清秀与时尚,灿烂的笑脸上写着矜持与知足。最耀眼夺目的是她手推着一辆自行车,而照片下方写着:1947年6月。母亲告诉我,照相那天是她14岁的生日,中国大地还是炮火连天的解放战争时期,此时的母亲,就读在一所女子师范学校。母亲在家中排行最小,外公精明睿智,生意经营的顺达,他不顾旧时代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或是“男尊女卑”的传统,无视战争局势的纷乱,母亲上学读书成为他最大的夙愿,母亲虽然是旧时代出生的女孩,但外公却把母亲培养成旧时代的新女性,有文化、有教养、懂礼数、有思想的综合性女性。母亲从小开始识文断字,进入正规学校读书后,就读了小学、初中、女子师范学校。

聪慧的母亲在新中国成立后成为一名教书育人的教师。

母亲的心情总是愉悦的,即使我们全家下放到一个偏僻的农村,母亲在农村小学教书,生活的困顿压得她透不过气时,母亲的眼神里依然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和梦想。

我曾多次陪母亲回到她出生和成长的江南细雨城市。母亲显得那么高贵和令人敬畏。经过一座大厦门前,母亲沉思片刻,满怀复杂的心情告诉我说,这里的几条街曾经是外公的资产,公私合营后交给了国家,过去是平房铺面,现在已是高楼大厦,但那时的影子和气息依然还在存活在母亲心里,母亲的影子依然停留在她绚丽的青春年代,家的味道之中。

几次欲下笔,又怕是败笔,涂抹了母亲的形象,笔下的文字难以书写母亲的传奇,自己的功力欠缺只好搁浅。每日看着年华渐逝的母亲,读着她的纯洁无暇和每一根发丝上的故事,我想:母亲理应由文学大家在这张白纸上书写出她的精致,刻画出她高贵和美丽、坚强的人生。

在这片热地上,我的家繁荣,我的国伟大!我的父母不仅赋予我生命,给了我智慧,更传承我中国人博大的胸怀、纯净的品格、坚实的韧性、不屈的意志。我们中华民族的家,是由千千万万个父亲和母亲的家,汇成了我们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灿若繁星的小家;我们的综合国力不断提升,科技实力也日新月异;我们中国人幸福生活指数不断飙升;追逐着中国人自己的梦想,无论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将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;我们每位中国人都是长城的一块砖,长江的一滴水,森林中拔地倚天的大树,是大树上葳蕤茂盛的一片绿叶;我们依偎着祖国这棵大树,根植在中国的这片广袤的土壤里,我们都是土壤中的一丝树根,牢牢盘集在一起牢不可破、和衷共济! 

我是父母的孩子,父母告诉我:我们的根在东北、在江南、在西北、在华南,在中国版图的任何一个地方,中国黄皮肤的血液流淌在我的血管之中;我告诉我的儿子:你的脉搏里延续着我的血液,无论你走到哪里,它将千百年无法更改,因为你的父母是中国人,你是中国人!根在中国!

Copyright © 2020 白银矿冶职业技术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

陇 ICP 备 12000178 based on Jspxcms

管理维护:白银矿冶职业技术学院

设计制作:济南格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